晚年吴奔星的学术人生

编辑:赵普光  发布时间:2015-03-12 15:08:42  浏览

 

201501ya10.jpg

1980 5 月,吴奔星(右)率研究生到上海访问作家时和巴金合影。

 

那是1982 年的一天,一位年届七十岁的老人正伏案写作。他写作的就是后来被传唱甚广的那首《别》。

这位老者,就是著名的学者、诗人吴奔星先生。如此清词丽句的诗歌,怎么也看不出作者经历的历史沧桑和风云变幻。然而事实上,正是经历了诸多的悲酸,才会酿出醇美的清澈的酒。就像这首诗,显露的恰恰是一位沧桑老人的赤子之心。本文要说的就是老一辈学者吴奔星。

一、迟来的学术之春

1976 年,历时十年的“文化大革命”结束了。这时候吴奔星开始逐渐有文章得以见诸报刊。特别是1977 年以后,吴奔星的名字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了各种重要的学术刊物及报纸上。

随着中国开始重新重视科学研究,重新重视文化建设,高校也面临着重建和发展的新局面,一个全新的时代似乎要出现了。由此,吴奔星也开始焕发了压抑二十余年的学术热情,参与到高校科学发展工作,特别是中国文学及现当代文学学科的重建、规划等中去。比如:1977 5 29 日至6 12 日,应邀赴福州参加福建师范大学鲁迅古籍译文序跋审稿会;当年7 月吴奔星邀请翻译家、外国文学研究学者戈宝权前来徐州师范学院讲学;1978 5 月参加河南开封师院(现河南大学)中文系科学讨论会;1979 4 7 日至30 日应邀赴西安参加8 省(区)17 所高等院校现代文学史教材编写定稿暨学术讨论会。

特别是吴奔星主持指导的《中国现代作家传略》的编辑工作,为“文革”结束后新时期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的拓荒与开展,做出了巨大贡献。1978 年,徐州师范学院为了改变全国高师院校因缺少专门介绍现代作家生平资料的局面,成立了《中国现代作家传略》编辑组,着手编写新时期第一本完整意义上的中国作家传记。《中国现代作家传略》共5 辑,收录了“五四”以来296 位作家的传略,其中自传254 篇。就是这样一个编辑组,给我们留存了新中国第一本真正完整意义上由高校自己编纂的现代作家传略。在稍后召开的全国“首届高校现代文学研究学术讨论会” 1979 7 12 日到18 日于内蒙古包头召开)上,上海文艺出版社编辑曾专门听取了专家的意见,其中吴奔星、蒋锡金希望重视资料工作。吴奔星表示,为什么目前出的文学史有不少资料性错误, 就是因为编写者本人也没看到原始材料, 以讹传讹。他们说资料工作要严谨、忠实、细致, 不要把史料搞得象明清笔记一样。他们主张要继续搞好期刊影印工作。可见,吴奔星等老一辈学者对史料整理与研究工作的重视是一以贯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