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远去的思考——纪念朱季海先生

编辑:俞 明  发布时间:2014-07-12 14:10:21  浏览

 

201402ya11.jpg

朱季海先生(王开征 供图)

 

 201402ya12.jpg201402ya14.jpg201402ya13.jpg

 

朱季海著作书影

 

 

章太炎先生在19066月的一次华侨集会上作演讲,其中有一段话说,大意是,“大概为人在世,被他人说个‘疯癫’,断然不肯承认,……独有兄弟却承认我是疯癫,我是有神经病,而且听见说我疯癫,说我有神经病的话,倒反格外高兴。为甚么缘故呢?大凡非常可怪的议论,不是‘神经病’的人,断不能想,就能想也不敢想,说了以后,遇到艰难困苦的时候,不是‘神经病’的人,也不能百折不回孤行已意。所以古来有大学问成大事业的必得有‘神经病’,才能做到。”

过了三十年,这段话用到了朱季海身上,显得非常之合拍。

一、朱季海其人其事

1933年春,朱季海年方弱冠,就读于苏州东吴附中高一,花了三元钱,在一个讲习班听课。其时一个小学教员的月薪是六元,可见这讲习班的听课费是极贵的。讲课人叫章太炎,侯外庐评价此人是中国学术史“自成宗派的巨人”。他的一些弟子,如黄季刚、钱玄同、朱逖先以及汪东、沈兼士等,都已卓然成家,成为大师级的人物。这个讲习班,听课的人都是中老年国学研究人员。太炎先生在小学、经学、史学、诸子学方面的造诣,到了晚年,已臻化境。他讲学时,内容博大精深,旁征博引,听课的人如无深厚的国学基础,是很难听懂的。

这天,当章太炎讲课时,发现听课的人中间竟有一个陌生的青年,不免感到奇怪,课后询问也在讲习班听课的东吴大学教授王佩诤,对这个青年才有所了解。在朱季海的身上,章太炎看到了自己昔日的影子,遂此兴发了爱才惜才的想法。

章太炎在十七岁时,已经“浏览周、秦、汉氏之书”,却又“废制艺不为”,有了与众不同的见地。在讲习班讲课时,引文处背诵如流, 为章作板书的弟子往往不知所措。及至讲《尚书》,章特嘱朱作记录,朱用毛笔作书,运笔如飞,忠实原文,绝少讹误。先生阅后大悦,不久,先生便正式收朱季海为门徒。章太炎晚年收了朱季海为关门弟子,犹如晚年得子一样的喜悦。朱季海从此便每日出入锦帆路50 号章宅,登堂入室,接受太炎先生的熏陶。

朱季海一生,任公职仅两年。其时国民党中央设有国史馆,成员待遇极高。经师母汤国梨力荐,朱季海入国史馆任馆员,为简任级官员。朱上任后,多次风尘仆仆去北平索求翔实史料,馆长但植之嘲讽说:“君想做司马温公么?”朱大声回答:“为何不可?”友人告朱,但在背后斥朱“目无长官”,朱大恚说:“此乃长官无目!” 遂拂袖辞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