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江南——徐源绍的水墨艺术

编辑:沙 洲  发布时间:2014-07-12 14:00:04  浏览

 

201402ya07.jpg

徐源绍

 

201402ya20.jpg

徐源绍《春意盎然》

 

徐源绍先生是个耐得寂寞的人,这也许和他温文内敛的性格有关。许多时候,他总是静静地倾听着,不置一词,即使在他不得不讲话时, 言辞也是精简的。很多热闹的场合,他甚少出现——出现了也并不自在。

他的自由与张扬,是在他的艺术世界里。也许正是“讷于言”,才成就了他的“敏于行”。他把自己对人生、对艺术的热爱、思索和阐述都流泻于笔端。

钱钟书先生有段名言:“大抵学问是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养之事,朝市之显学必成俗学。”做学问如此,艺术创作亦如此。只是要真正耐得寂寞,潜心艺事,并不容易。

我在拙政园的“十八曼陀罗花”馆内,见到了他的画:墨气拂拂,满纸清气。其时,正是苍瞑四合,烟雨茫茫,此园此画,正合我心。不由想,这样的画,只能产生在苏州,也只有在苏州园林或宅院,才适宜挂这样的画。

植根于古老而又青春的苏州的风雅与古朴, 承继着绵延不绝的吴文化的渊薮与余韵,使他的艺术之花,时时会绽放出不同凡俗的新丽。

作为油画家的靳尚谊先生有此一说:“你看南方阴天潮湿的气氛,用水墨表现得会非常好, 所以中国出现水墨画是有道理的。”

同样,苏州文化的精神形态和物质形态需要有承载者。于是,除了昆曲、园林、刺绣、丝绸、评弹、民居,当然还有状元,有“吴门画派”和“新吴门画派”。

每次到苏州,只要时间许可,我喜欢到他位于南门的家中坐坐。这种见面,大都属于“相见亦无事,不见常忆君”一类。

每次去,我都会注意到他家墙上挂着的两张照片:一张是他父亲的,老先生一直在慈爱地注视着他的全家,并给来人以温暖;另外一张则是他的恩师张辛稼先生的。

照片上的辛稼先生背倚黄山,神情怡然。照片下端有他的亲笔诗作:山色溟潆雨后天, 搴衣担笠欲忘年,蓬莱漫道神仙窟,飞渡乱云知几旋。大家情怀,跃然诗中。在徐源绍16 岁那年,在领受了新法的“恭恭敬敬鞠三个躬” 以后,辛稼先生收下了这个弟子。从此,徐源绍随侍左右,亲沐教泽。直到现在,在恩师严厉而慈祥的目光注视下,他自然也是不敢懈怠和马虎的。

中国花鸟画“从自然的抚摩、生命的传达到意境的创造”(宗白华语),都具有崇高的美学意义。

花鸟画到唐朝,已具气象,五代时,已有“黄家富贵,徐熙野逸”之说。富贵一路,为宋之院体画所崇;野逸一脉,文人画延至后世,其中大家迭出,明有青藤、白阳,清有八大、“八怪”,近世则有吴昌硕、齐白石等……受老师影响,徐源绍对青藤情有独钟,认为其“笔墨功夫天下第一”。就技法而言,他自认得益最多的是八大山人:每根线条,都是神来之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