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功力创造现代意义——观管峻书画

编辑:余秋雨  发布时间:2014-07-12 13:48:25  浏览

201402ya05.jpg

管 峻

 

201402ya06.jpg

管峻《兰亭序》2012

 

与很多文化领域不同的是,近年来,我国的书画艺术堪称繁荣。所谓繁荣一定会出现几个特点,一是大量年轻人的介入,二是各种实践取向的并存,三是由此带来的热闹争论和困惑。

大概是针对这种情况吧,在全国首届青年书法作品展览评审中,评委会特地在一般奖项之外设立了很有学术意义的“功力奖”和“探索奖”以示对两个不同方向的优胜者的同时鼓励。结果,这两个奖项都只有一名获得,“功力奖” 得主是江苏的管峻。

管峻是我在书画界的年轻朋友。六年前初次见到他的作品,我眼前一亮,立即被他笔墨间的那份虔诚和恭敬所感动。看得出来,他是长年累月地在师法先贤,师法的范围很广,师法的年代也很宽,并没有明确的流派和宗门归属,他似乎只归属于“中国书画”这么一个大题目。这种情景,在许多处于“打基础”阶段的年轻画家身上也能看到,但管峻显然早已超越了这个阶段,因此,他的虔诚和恭敬,并不是一个过程,而是一种美学。

我很赞成他的这种美学追求。小而言之, 这里有一个不必争论的问题,那就是,他个人拿这只笔,入这个行,本来就是出于传统书画的热爱。别人可以作别的选择,却不能指责他这种纯净的热爱,大而言之,正处于复兴过程中的中华文化,在很多方面需要突破,但更需要对它悠久而灿烂的遗产重新进行体认、选择和保存。在这一点上,不能以科技创新、思维创新的模式来要求传统艺术。欧洲从文艺复兴到启蒙运动,都是在复兴古希腊、古罗马艺术的过程中来传播观念的,“旧”与“新”相依为命,难割难分。

基于这种想法,我为他的书画集写了一篇序言。我说:“对于自先秦到汉唐的高贵之气,浩然之风,我们想要寻找和呼唤都极其艰难, 哪里谈得上突破?这是一种未必完全失落却已严重破损的韵致,这是炎黄子孙在美学上的最佳表现,这是中华民族曾经有过的千古绝唱,我们现在能够给予的态度唯有虔诚。”我又说,“管峻得力远古,采撷历代,走了一条老实而深厚之路。在这条路上,再耗下去多少年月都值得。”

……